东城电台(2)|红色之声-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章程诞生

来源:本站  发表日期:2021-04-21 浏览:
0

东城电台编者按.jpg


第2期

红色之声: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章程诞生

本期主播:卡乐星球党支部 安顿



  党章作为党的根本大法和全党必须遵循的总规矩,理应伴随着党的诞生而诞生,然而在“一大”召开时我党并未制定党章,只是通过了“包含属于党章性质的一些条文”的党纲。“二大”会议期间,中央局根据一大决定,向大会提交了一个党章草案,与会代表对党章草案进行了认真的讨论和修改,在会议的最后一天,审议通过了包括党章在内的11份文件。至此,我党历史上第一部《中国共产党章程》正式诞生。


09.jpg

中共二大会址辅德里625号


  首部党章的诞生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然而它的保存流传,却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故事的线索就是小册子封面盖有的收藏章——“张静泉‘人亚’同志秘藏”。


  张静泉,又名人亚。1898年出生在浙江省宁波市霞浦镇,在家里排行老二,16岁时为谋生到上海凤祥银楼当金银首饰制作工,1921年加入当时的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随后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上海最早的21名工人党员之一。


  二大会议结束之后,中央领导机构按照规定,将大会通过的章程铅印了小册子,分发给党内同志学习。没有参加二大的陈公博得到一本,赴美以后将其翻译成英文并附在了自己的论文《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里,由此有了文献的英文稿;而张静泉也得到了一本。


  1928年冬,张静泉奉命赴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而当时的上海正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张静泉非常放心不下家中包括党章在内的一大包党内文件书刊,它们既不能让国民党搜去,也不舍得轻易付之一炬。怎么办?考虑再三,他决定把它们从上海秘密带到宁波乡下,托老父亲张爵谦代为保管。


  他父亲接到这样一个重任之后非常重视,一番深思熟虑后编了个“儿子在外亡故”的故事,向邻居们佯称:不肖二儿子静泉长期在外不归,又毫无音信,恐怕早已死了。接着,老人就在镇东面为张静泉和他早逝的妻子修了一座合葬墓穴。张静泉一侧是衣冠冢,放置的是空棺。老人把张静泉带回去的一大包文件书报用油纸仔细包裹好之后藏进空棺,埋在墓穴里。但墓碑上的名字既不是张人亚,也不是他的原名张静泉,而是张泉。老人十分清楚这些东西的重要性,始终将这个秘密埋在心底,希望有朝一日儿子回来后“原物奉还”。没曾想,老人再也没能见到二儿子。1932年12月23日,作为中央出版局局长、中央总发行部部长兼中央印刷局代局长的张静泉,病故于由瑞金赴汀州的路上。


  1950年,全国基本解放了,老人没能盼到儿子归来。于是,张爵谦在上海《解放日报》上刊登“寻人启事”,但几个月后依旧毫无音讯。1951年,老人决定这批重要的东西不能再“秘藏”下去了,便让三儿子张静茂回趟家乡,挖开墓穴,打开棺材,揭开了“衣冠冢”之谜。他将取出的一大包文件书报交给张静茂,要他带回上海交给相关部门。


  张静茂把这批文件书报和照片带回上海后,专门刻了两枚上书“张静泉‘人亚’同志秘藏”和“张静泉‘人亚’同志秘藏山穴二十余年的书报”字样纪念图章,分别盖在文件和书报上。在这些秘藏文物中,仅建党初期党内学习的著作、杂志就有几百本。这之中就包括了铅印的二大小册子,二大通过的所有正式文件由此被完整保存下来。


  可以说,正是老一辈共产党人的勇敢与智慧,才得以让二大文献穿越炮火留存至今,也给我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党章的诞生,标志着中国共产党有了最高的政治行为规范,也是党的创建工作圆满完成的重要标志。在党章的指导下,党组织有了明确的行动指南,党的事业不断走向更广阔的新天地。


  (文稿来源:中国火箭军微信公众号)


  主播悟

02.png

  来源:集团人力资源部、党群工作部

久久综合色狠狠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